1. 首頁
  2. 組織機構

36開是多大-念你千千萬萬遍

  有人說,愛像流水,越深越無聲。
  ——題記
  前些時間學習李密的《陳情表》,裏面的許多佳句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余年。”讀到這些肺腑之詞的時候,總是感由心生。
  從36開是多大一歲零四個月的時候就跟她生活在一起了,她是我記憶中的一個用厚實粗糙的手掌把我抱起來的人,我見到她的那一刻,我不知道她是誰,但我知道我愛她。
  從那以後,原本一個人生活的房子裏多了一個小小的影子。在每個涼風吹拂的午後,你抱著我在樹下乘涼,在無數個夏季的夜晚,用大蒲扇替我驅趕蚊子。我已習慣在那雙厚實粗糙的手掌的撫摸下,伴著沙啞滄桑卻無比動聽的歌聲沉睡,然後在夢中不停地呢喃著叫喚你。
  後來我長大了一點,喜歡光著腳丫到江邊抓蜻蜓,喜歡到山上放風筝,喜歡爬上樹摘果子吃,然後髒兮兮地跑回家要你抱我,你總是一邊故作生氣地訓斥我一邊心疼地幫我洗幹淨。記得有一次,我很晚都沒有回家,你在草叢裏發現了我,原來是跟小夥伴玩抓迷藏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你緊緊的抱著我,紅了眼眶。那一晚我睡得很沉,不知道你竟守了我一夜,不知道你在小城裏喊我的名字奔走了一夜,不知道你會爲我擔心、害怕、恐懼不已。
  閑暇的時候你常常會跟我提起外公,你說起他的時候眼睛裏會折射出一種我從未見過的光芒,你說他是一個讓人平靜的人,他做事、做人永遠都是心平氣和,發生再大的事都會溫暖的笑著說“沒事的,總會好起來的。”長大後我曾聽媽媽說過,你和外公的愛情在那個年代是不被允許的,但你義無反顧的跟著外公,吃過很多苦,受過很多累,好不容易安定下來了,外公卻一撒手離開了你,留下你孤獨的生存。照片裏那個綁著兩個麻花辮,穿著白襯衫,睜大眼睛有些驚慌失措的看著鏡頭的女孩,那是你的過去,我甚至可以想象,年輕的你,有著怎樣的倔強。
  現在回望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簡直像是鑲了金邊。
  後來我該上學了,爸爸媽媽回來了。他們說我應該到大城市裏上學,你沒有說話,只是吃完飯了你跟他們在關上門的房間裏談了一宿,房間裏的燈光刺痛了我的眼睛。第二天早上,你默默的爲我收拾行李,把平時我總央求你給我吃的糖塞了滿滿一罐,把你爲我編織的毛衣折疊的整整齊齊。我哭了,我抱著你的腳喊你,我希望你像以前一樣抱起我說“乖乖不哭”,可是你沒有,你舉起那雙厚實粗糙的手掌,一下一下,打在我的屁股上,眼睛裏透出了晶瑩。
  我就這樣離開了你,走的時候你來送我,告訴媽媽要好好照顧我,我拉著媽媽光滑細膩的手,硬是倔強的沒有回頭。那天風很大,沙子飛進了我的眼睛。
  你沒有對我說過你愛我,只是在冬天寒冷的夜裏給我穿上你的毛皮大衣;你沒有說過你愛我,只是在天還沒亮走十幾公裏的路去買我喜歡吃的鮮魚;你沒有說過你愛我,只是在我咿呀講話的時候不厭其煩地教我;你沒有說過你愛我,只是在風濕犯了的時候還忍著腰痛背著我講故事;你沒有說過你愛我,只是在我恐懼黑暗的時候緊緊的抱著我。就是這樣一個你,讓我理所當然的接受這一切,可是爲什麽離開了你我會那麽難過,我至今都不曉得。
  親愛的外婆,你還好嗎?請你答應36開是多大。
  念你,千千萬萬遍。

  丟失的誓言,只能掩埋,不能消逝。青空下的冬天,不夠擦拭冰花卻被花園的芬芳給包繞——
  在栗深雲兮的幽各中,屹立著一座特古老而充滿古樸元素的城堡,沒有庸的裝飾,外面望來只能允許滿牆莴苣放肆。或許可以猜想,這樣潺潺流水的古堡有許多驚喜,但首先,在自己內心保處一定會被這樣霧氣萦繞的清幽所醉迷。
  別致的木門與其他城堡有太大的差異,但該驚訝殘存的古色及依舊清脆的吱吖聲。臨門而嗅,心情怡然,是一種十分淡雅的氣味,感覺有些花香。櫻花草,尾蘭推門而進,確實不敢相信自己一向自信的雙眸。在外面高牆圍繞下竟會是一方姹紫嫣紅,有許多沒見過的花梗,驚訝竊喜。本想用相機給這美麗定格的,又怕打擾主人的一份恬逸。所以抑制內心萬分激動,輕輕走到城堡前敲推。“請問,有人在麽?”
  “小白外面的喧騰會打擾自己幽靜的心情,所以做了無所謂的流水居民士。”一個老奶奶說道。
  細細地打量這位與古堡相同氣質的年邁老人,看到的只有一種曠遠與和睦的情懷。或許是這種環境使她身上多了一種別人所沒有的坦然。“婆婆,冬天來了,你住在這兒不冷麽,不孤獨麽?”老婆婆開門後,望見了裏面簡單的家具,而且都是單人使用的。“孩子,春天在哪呢!習慣了,沒差別了。”婆婆應該是個喜歡國外文化與照顧自己的。(看到了房子內有塊地毯一個壁爐而做出判斷。)小小纖細的手在壁爐前不自覺的伸出來取暖,而老婆婆看見纖手後竟暗自神傷。是在哀傷青春飛逝而留下波紋的痕迹,還是由此而懷念了自己拿如花般美麗的回憶。
  婆婆特好客,卻一直隱居這深山,本認爲應是婆婆的矛盾了。既然願與人交流,爲什麽要獨自賞花?然而卻是錯誤的,婆婆的生活就像清香的薄荷,不討厭塵世喧嗓,卻也不願同流合汙,永遠守著自己的一方淨土。婆婆說她自己像極了一只遊魚,十分向往美麗而空闊的天空卻也只願爲此停留水面片刻,最終仍回到一分清池。或許能體會到這樣的心境。
  木蘭花輕輕給吹落,輕輕飄進一陣花香。婆婆說外面的話都有一種隱逸的適然。突然才發現之前所望見的竟只是一部分花圃而已,整個城堡與圍牆間全部都是花的海洋。由窗外往外望,那風中婀娜多姿的鸢尾蘭透著迷人的一股芬芳。與婆婆一起走在花圃的小道上,任憑一切美好的事物給自己禮。
  枯葉凋零,泉水叮咚,一聲寒啼崔嵬了幾世迷離,寒暄了幾許塵硝。看花開花落,雲卷雲舒,也該釋然。婆婆帶著,到了城堡最接近雲朵的地方往下望,特驚訝。城堡周圍的各種華終于顔色竟構成“”(爲你等候)。這是婆婆掩埋深處的情吧!瞥盡一切繁華,折柳送歸,都給學會與之默然一世。就像,就像這座隱匿的古堡中,被花園掩埋的冬天。
  獨士所居。並無法開啓那段塵封的印記,但試著擦拭被視線模糊雙眸的一切紛華。輕輕撫摸那一桌,一椅,一孤獨,該走出那一花一世界的超然了。華竟屬于哪一天他的只能千古曠達的隱。
  既然翅膀悄悄張開,就只能去學會遨翔。既然冬天悄悄來臨,不想面臨成是不願迷戀,就該學會用花園來掩埋。
  漸漸走出夢中的一切虛幻,睜開雙眸,消逝盡一切,只有記憶中殘存一些關于那個旅行的花香。
?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