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有什麽規律嗎-午後——仿魯迅《秋夜》

從加拿大28有什麽規律嗎書桌正對的窗口,可以看到一排樹。一種不知名的樹,開著或粉紅或潔白的碗口大的花,花期很長,可以從春末開到秋初。
而現在,狂風吹著柔軟的枯草,卷走面前樹木脆弱的葉片。而陽光不爲所動地靜靜照在掙紮搖晃的它們身上,這是屋外風暴中唯一甯靜亘古的東西,一萬年前它是這樣照著,現在是,萬年後依然是。陽光的本源,離我們那樣遙遠,無論我們的世界怎樣天翻地覆,都不會打擾到她,她仿佛一個細致的姑娘,專心致志地做自己手中的事兒。我們在意她,她卻不將我們放在心上;她影響著我們,但這種影響卻無法逆轉。
隔著窗,我能聽見屋外的怒吼,卻聽不見她的聲音,她是冷淡的旁觀者;我也聽不見樹木的尖叫,它們是無力反抗的弱者。身旁的陽光正給予它們對我來說無形,對它們來說或許有形的力量,可惜,它們已經沒有綠色的手掌去接收。她是給予者,也是奪取者,也是旁觀者。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她,她設計好一切後,看著萬物按照她的預想運轉,是否得意?我們都是她手下的棋子,她是我們的根源。
擡頭看看四方高樓中間的一小塊天,和平常沒有什麽兩樣。我卻好像看見她的臉,出現在天空中,睥睨地一笑。
終于風平浪靜了。流浪的貓兒,在饑寒交迫時仍不忘記那一份優雅地走過它們的身旁。舒緩的節奏在耳邊響起,心中一動,才發現原來不知何時,握著鼠標的手點開了《秋日私語》。落葉伴著旋律在地面上低低地旋舞,它們強自站穩了,站住了,卻無法抑制住手臂枝桠的顫抖。不,現在已經不可以被稱爲枝桠了,那上面光禿禿的,卻又柔弱,稱爲木棍都勉強。猶記得春天的它們,嫩芽有著明亮青蔥的光澤;轉眼,花朵綻放,紅花豔麗奪目,白花皎潔可人,開遍整個夏季;直到那個西風殘照的季節到來……頹敗,枯槁,它們是老去的仙女,沒有動人心魄的魅力,僅余殘枝敗葉。
除了自然之外,誰還會記住夏天它們的美麗,在意它們,也是一棵棵開過花的令人憐惜的樹呢?
我深深地凝視它們,凝視藍天,透過她們,我好像看到了時光之輪的轉動,看到了,我們自己。

我非常欽佩兩種昆蟲:一是,標簽著”自取滅亡”撲火的飛蛾;二是,“十七哉長眠待一夏”的蟬。我崇拜她們,心感她們委實已經臻至了追求的極高的境界。讓我且稱之爲“永不言敗”和“堅持不懈”!
翻憶她們的曆經也許你會嗅到一股悲怆蒼嗚的憫情,其實全然不是。反而她們活得流光溢彩,如此的精彩紛呈,精妙絕倫。
飛蛾貫徹一生都無比熱烈地追求著自己光明的理想。她永葆激情。從未有外界之迷惘。在每一個星輝月皓的日子裏,她始終笑逐顔開,千百萬分笃定自己的夢想,甚至矢志不渝撲向,足以令她原已參差的生命,從此無情地鈎畫上句號地妩媚的火苗或滾燙的烈焰,最而她如願以償地”圓夢”了,然後她花綻了,宛若太陽般恒古;
蟬爲了追求歌唱的理想。她在陰暗,潮濕的土壤中整整蚻伏了十七年,然後破土而出,雖然只存活了一個夏天。但是在這個有限的夏天裏,她演繹自己無限的生命華光一一嘶囊響徹著夏天,說句不大恭維話,就是要讓所有人(不管是恨怨喜愁)記住她。事實上她也很漂亮地做到了,她高唱一首《知了》的歌曲,讓人們銘記隽永。于是,每逢夏日酷熱之際,人們紛紛習慣性地動作”擡眼揚眉”、“翹首仰望”……
綜上所述,也許你已經明白了,于夢想我們應付出怎樣的追求?
“永不言敗”、“堅持不懈”!沒錯,要想實現夢想,須持一份永不言敗和堅持不懈的心態。
如果飛蛾畏懼絲絲火花而寡言棄敗?如果蟬耐不住孤苦的地下生活而不能堅持?那麽她們的夢想不會花開,會變質會變味,這樣的追求是何等可怖!可她們毅然一往無前。
料想至此,我在欽佩她們熱烈的追求之余,又有些駭然一一連昆蟲如飛蛾和蟬亦可以爲自己的夢想而偉岸如斯,身爲萬物之靈長的我焉可否安傅認輸!
于是,我開始嘗試茁壯自己心中的夢想,努力讓成功潮紅紅的臉兒浮現笑影:加拿大28有什麽規律嗎拒絕了給自己的懶惰找理由,開始了今日事今日畢,勤奮學習,經常鍛煉身體並奮鬥不止。爲夢想尊定磐石般的基礎。
著眼現在,像飛蛾、蟬一樣做一切一切自己覺得正確而具有意義的事情吧!因爲那興許正是你所神往的夢想。然後在奔跑的同時,別忘了給夢想種一粒“永不言敗”和“堅持不懈”的種子!夢想終會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