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紅顔


惟有南山憶往昔,愛只清明雨上悲。許諾今生惟愛你,嵩山獨坐淚已垂。

——題記

一首《玫瑰花的葬禮》將你推到了世人面前,只不過,當時的人們只是記住了這首歌,卻忘記了你的名字。人們不知道唱這首歌的你還只是一個剛上大學的男孩;也不知道你上的學校是安徽醫科大學,跟音樂絲毫不挨邊;更不知道你是如此的才華橫溢。

“也許,這就是宿命,聽見了這樣的你。擁有沉默的華麗,像一顆遙遠的恒星。多少,孤單的夜裏,晚歌萦繞在心底。我多想,親口告訴你,你是我心底的唯一……”第一次被你吸引是因爲你的聲音,你的聲音帶著一種致命的清澈擊中了我。沒有聒噪的電子混音,沒有淩亂的炫技處理,只有那清澈甜蜜的聲音,加上簡單卻有唯美的配樂,就讓仍深陷其中,再難自拔。

你的嘴角總是挂著令人溫暖的微笑,外邊如此溫柔恬淡,性格卻如此堅韌。你是如此的低調,至今不簽約任何唱片公司,不參加任何綜藝節目,甚至連你的海報都少之又少。你唱歌並不是爲了出名,你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我不喜歡有人稱你爲“明星”,因爲你不是,你只是一個歌手,一個音樂人而已,人的身上沒有那些所謂的明星身上的銅臭味。你是如此的幹淨,絲毫不做作。沒有被卷入世俗的洪流,純粹的讓人心疼。你的V迷們的口號都是“音樂純粹,愛V絕對。”你的音樂寄托了你的夢想,你的喜怒哀樂全都融入其中,不夾雜其他的東西,和我的心靈産生的共鳴。此時,喜歡你,不單單是你的聲音,還有你的性格,你的低調。

許家有子初長成,我喜歡你,那個大我幾歲的清秀大男孩,轉眼間已經在音樂的道路上走了五年,歌曲也越來越成熟。兩張專輯,一百多首的單曲全都見證著你的努力,你的輝煌。

2011年,你發行專輯的第三張專輯,和前兩張專輯一樣,這張專輯依舊是你自己作詞,自己譜曲,自己演唱,自己錄音,甚至連後期制作也都是你自己一人完成的,在音樂的道路上,誰也沒有你獨立。

香槟玫瑰的香味,氤氲著許嵩你幹淨的臉龐。翻閱所有你表露的溫柔,享受梧桐葉的致命誘惑,守望者沿海地帶詭異牽強的宿命和心底最虔誠的愛戀…

折一支殘花,送與傾城紅顔,博得那一刻絕世笑容,我便足夠了。
萬裏淘沙,我什麽也沒有,一副窮酸樣,卻讓我那麽奇迹的遇見你。或許,你不是人吧,因爲,我永遠也沒有見過你真實的容顔,你給我的,永遠都只是隔著一層紗的美麗。這樣的美麗,才是最美麗。我不再去奢求我想得到的,我此刻,只想靜靜的陪伴你,守護你,古道前,我們分別,你用優美的琴聲,贈與我最後的溫柔,我輕輕的吻了吻你的嘴,你顫抖了一下,隨即露出一絲幸福夾雜著不舍的笑容,你還是那麽美麗,可是,我們終究還是要離開,我潇灑離去,你的琴聲卻越來越遠,越來越悲哀,我的眼淚,也越來越多。
幸福總是那麽眨眼而逝,不是嗎?我最愛的你,你說呢?我的腦子,想的全是你,夢裏,全部都是我和你的場景,我的世界,全部都裝下了你,再也容不下任何其他的東西,我想放棄,放棄我的所有腳步,停下來,與你厮守,可是,當我去尋著腳步,找你的時候,你卻早已經不再,你,去了哪裏,爲什麽不等我?是不是你知道,我會回來找你,是不是,你不想讓我再次難過?可是,我真的不能放下你,你的美麗,又豈是我能夠忘掉的?
那份溫柔,再已不在。我坐在你的門前守候,那一輩子,怎麽會這麽短?慢慢的,頭發白了,胡子花了,我老了,那一坐,就是50年,你還是出現了,你也老了,可是,皺紋還是遮不住你的美麗,依舊一層紗,隔著你的臉,你對我微笑,我抱住你,說,我在這裏,等了你50年,你爲什麽那麽狠心,都不來看我,你明明知道我會等你的,不是嗎?你笑了一下,說,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你,只是,你永遠不願意離開我的房子一步,我就在對面。並且,現在,我還不是來看你了嗎?我瘋狂的吻著你,想要把你融化在我的懷抱裏,那一刻,世界顛覆了,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深沉的內心,吻著你,對你說,嫁給我吧,那句話,那麽堅定,那麽響亮。你微笑的點了點頭。
你那絕世容顔,賜予我的溫柔,又豈是我能忘記的,所以,我等了50年,你,考驗了我50年,你,終究還是我的,終究還是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