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5z8tuc"><div id="5z8tuc"></div><i id="5z8tuc"></i><sup id="5z8tuc"></sup></sup><strike id="5z8tuc"><i id="5z8tuc"></i><select id="5z8tuc"></select><tt id="5z8tuc"></tt><sup id="5z8tuc"></sup></strike>

母嬰知識網-新媽媽育兒知識網站

注冊 網站地圖
母嬰知識網> 分類浏覽> 正文

挂遊戲賺錢|前行,就有路了

  • 2019年12月14日
  • 在線訂單

導讀:挂遊戲賺錢官網【a5805.com】秉承信用第一,快捷高效,合理合法”爲宗旨 “專業、高效、誠心、放心”的主旨, 2019年拿實力說話,多年以來深受會員好評,挂遊戲賺錢玩家的最佳選擇。

習慣性的打開MP4,將一只耳機插入一只耳朵,也許改不掉單耳聽歌的習慣了吧!但時間,它能做到吧!

“TryToRememberThe……”聽到這熟悉的歌,腦子裏浮起了記憶的碎片。

好燦爛。怎麽臉上有泥巴?呵呵,原來是在和夥伴玩啊!怎麽跑得這麽慢,呀!呀!要被抓住了……

不知爲什麽,想起了這些小時侯的畫面。仔細一想不知有多久挂遊戲賺錢都沒在有那麽燦爛的笑臉了?突然,思念像洪水一樣的泛濫。

記得,小時侯的我,常常做完作業就直往外跑,不是爲了別的,只因爲要去和夥伴跳橡筋,還總是玩得滿頭大汗的回家!那時和夥伴們在一起玩耍應該是最快樂的時候了吧!現在,我早已忘記了還有這麽一個遊戲,使勁想了一會才想起這其中的一句必記口訣“小皮球,滾一滾。……”但卻只有一句,短短的一句,後面只有一長串的省略號。大概是因爲時隔太久了吧!看來,時間可以沖淡記憶。

這首歌不知不覺的放完了,“彎彎的小河慢慢地流,輕輕的微風在唱歌,……多希望還能夠回到小時候充滿無憂無慮的快樂……”伴隨優美的旋律,這首歌傳入了耳裏。此時望向遠處的眼前忽然一片模糊,淚就這樣無因的擦過臉頰。我知道這不是因爲頭頂的陽光太刺眼,而是我實在太懷念小時侯的無憂無慮了,現在我深深的感覺童年的純真和無價還有真誠…還記得有人說過“時光帶不走童年的微笑,往事沖不淡少年的趣事”我想這說得很對,盡管時間帶走了一些兒時的記憶,但“童年”我始終不會忘記!

記得小時侯的我特調皮,總和夥伴們出寫馊主意!有一次,在晚上我們幾個在一起,突然有一個人出了個鬼主意。就這樣鬼主意通過。其實也就是去敲別人家的大門!搗蛋吧?讓別人來開門而我們早已“逃之夭夭”。想起那時我們躲在很遠的地方看那些開門的大人,到現在我還對他們的表”其實看看現在的我,你一定想不到小時候那樣頑皮的我,只是因爲歲月的流逝而改變了我的頑皮,我長大了!

小時侯的我曾不止一次的向往長大的世界,但才知道長大會失去很多,也會同時得到很多,也許人生就是這樣吧!才明白長大會有一些挫折,而且是不可缺少,那樣才會長大吧!我想現在我就向以後的挫折發起挑戰:“你來吧!我會克服你的!”這大概是童年的那個害怕所有困難的我和現在敢迎接挑戰的我的最大區別。我想時間這個家夥不僅只是會帶走了的

但時間還是如期的帶走,留下的是懷念,是痕迹!

惠姐,雙雙姐……很多小時侯的玩伴早已分開,留下的只有那點點滴滴的回憶,我不會用華麗來描述它,不能用平淡來講述它,也不可以用…我想只能用“純真”才適合吧!雖然那時侯玩得很好,但…在現在我曾經遇到過她們,但只是擦肩而過!也許變了,一切都變了。我只能將那份真摯留于心中,只能在無人時打開心扉,來咀嚼,再次感受那時的純真。

不知什麽時候電池已經幹了,歌停了,但我卻沒有察覺。

我想我依舊會記住那每個人都有的童年!每個人不一樣的童年!不會因爲時間而變,就算它改變,我也要保護好它,不讓它遺失。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裏亞。”梅峰的嗓音微微顫抖著,鼻音裏掩蓋不住些許哭腔。梅峰、裏亞、埃爾,他們三個人第一次來到這裏,迷了路。

樹林裏,大樹的藤條相互纏繞著,如同罩上了層層疊疊的大網。四周的荊棘雜生,深沉的死寂。裏亞一遍又一遍嘗試著電話求救,結果都令人失望。埃爾只是靜坐著,盡力回憶著來時的路。梅峰也不敢亂動,他怕引來野獸。一切都糟糕透了,他們已經被困四個小時,希望在一點一點破碎。森林裏光線漸漸暗沉,他們甚至不知自己在哪裏,周圍只有樹木,只有樹木。

“裏亞,我們走吧。”埃爾思量了許久。

“不!不行,亂走只是找死。”裏亞直接拒絕道。

“裏亞,我們原地不動根本解決不了現狀呀。”

“一定有辦法,一定有方向的!”裏亞有些慌亂。手機是他此時唯一的希望。梅峰蜷縮在一角,前方的未知和時間的流逝已經足以令他崩潰。

許久許久,裏亞仍舊锲而不舍地尋找著信號。一片寂靜裏,埃爾突然站了起來:“裏亞,梅峰,我們走吧,我想我知道回去的路了。”

“真的?”梅峰緩緩地站了起來,有些無力。

“或許吧。”埃爾語氣淡淡的,卻又那麽堅定而不容置疑。

裏亞看了看埃爾,皺了皺眉,又繼續打著他的電話。但也迅速跟上了埃爾,他只是不想一個人待在森林的某處,那足夠恐怖。

走了很久,似乎都忘卻了時間。

“埃爾,到底還有多久?”裏亞有些不耐煩,這已經是他第四次問了。

埃爾並不回答,只是沉默著,腳下的步伐雖有一瞬間的留滯,可終究沒有停下。其實,他不知道要怎麽回答。停下來又能怎樣?保存體力?而保存體力又是爲了什麽?

時間如同奔向大海的春水,沒有一刻的停留。森林裏的光線愈發暗沉。

裏亞停了下來:“你們還是等我找信號吧。”而埃爾未停。

“嘿!埃爾!埃爾!你總能告訴我我們現在所走的方向吧?”裏亞惱怒道

“前方。”

“前方!前方!又是前方!埃爾你看清楚了,前方沒有出路!我們的唯一希望是電話求救。”裏亞幾乎已在咆哮了。

梅峰的臉上也滿是怒意,用淩厲的目光狠狠盯著梅峰。

“裏亞,挂遊戲賺錢們的腳下,是路。”

良久的沉默……

埃爾突然扔掉了那只剩一格電的手機,緩步上前拍了拍梅峰:“走吧,兄弟。”梅峰也不再鬧了,他似乎也懂了些什麽。

將近六個小時的行走,穿走在荊棘叢中,腿上的一道道傷痕無不提醒著埃爾他們要保持清醒與堅持,身體仿佛不知疲倦,只知道向前行,向前行。

終于,視線漸漸明朗了起來。老天還是善良的。埃爾停了下來,眼淚緩緩浸滿了眼眶,他們走出了荊棘叢!走出了森林!

是的,從來只有“坐以待斃”,前行的路上縱然有迷惘,卻總歸是在路上的,總歸是有路可走的,不是嗎?

關鍵詞:

聲明:本站原創/投稿文章由來自于網絡作者,轉載務必注明來源;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母嬰知識網立場,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如有侵權、違規,可直接反饋本站,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