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信息發布

百家樂試玩_小鎮如風

夏日正是荷花盛開之時,古有周敦頤獨愛荷,今有百家樂試玩亦愛荷。
待放
當第一聲蟬鳴劃破天際,夏天也悄然而至,荷塘中又將迎來滿地盛開的荷花美景。瞧,池塘的一片綠葉中探出幾個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兒。有的已經快要褪去綠衣;有的還裹著綠衣不肯綻放……
“魚戲蓮葉中,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魚兒聽聞夏日的到來,早已按耐不住喜悅,跑來一睹爲快。一條條魚兒在蓮葉間嬉戲捉迷藏,慶祝著夏日的到來,也歡愉著荷花的將要盛開。走了魚兒,迎來了風。風帶著夏日的燥熱,趕來吹動荷花花苞的綠衣。枝蔓隨著風兒舞動,你聽見花骨朵兒的笑聲了嗎?它說它就要開放。視線集中到一只蜻蜓上,振動著翅膀,正欲去撲住它,它卻扭頭向塘中飛去。噢!原來它要去哪兒啊!“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它也這麽喜愛荷花啊,迫不及待地想要見荷花低聲細語地與荷花聊天呢!噓,不要打攪它們了。
盛開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荷葉碧綠如翡翠,鋪滿了整個荷塘,接到天邊的無窮碧葉中,盛開的荷花映著日邊的紅霞顯得別樣得紅。
荷花終于開了!
娉娉多姿的荷花正如古人所說那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看過荷塘底下的肮髒淤泥,你根本想象你面前的荷花從淤泥中長出並且毫無可言之處。荷花用清水洗滌,卻使你無法用“妖豔”來形容它。它就似古代的君子一般,不受塵世肮髒環境的影響,依舊保持著自己最幹淨最純真的本質。荷,花之君子者也。
荷花香氣散入風中,香遠益清,比起濃郁的香水味,這荷花香不知要淡雅清新上好幾倍。須得細嗅便越發沁入心脾。爲你驅走夏日惱人的煩悶,像是也在你心田上種下一株清麗可人的荷花。
又見魚兒在荷花中嬉戲,親身如此靠近荷花。可歎自己不是一條可在塘中嬉戲的魚兒,我也多麽想近距離一睹荷花芳容。憶起前人說的“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焉”,荷花只可以遠遠觀賞它的美麗,卻不可以輕蔑地玩弄它。這也正好似君子不可侵犯的道理。但也正是這樣才能在遠處如此盛開,人不可輕易靠近玩弄。
映月
夜幕降下,月色撒在荷葉上,水波粼粼,亮閃閃的光。
風中帶著白日少有的涼爽徐徐吹來,荷花們乘著風兒跳著月光舞曲。皎潔月光比舞台上的任何一種燈光都要夢幻美妙,荷塘就是舞台。
月光下的荷花顯得如此嬌羞美麗。映著月光的荷花好似身著粉紅紗裙的可愛姑娘,對著月光跳上一曲最愛的舞蹈,也借著月光,訴說所有心情。月光憐憫,毫不憐惜地將所有光輝都爲荷花披上。
漸漸地,風不再吹拂,知了忘記了鳴叫,夏天的夜晚一片甯靜,只剩下荷花與月光交相輝映,也不知,是月光戀了荷花,還是荷花戀了月光,只覺此刻歲月靜好。
終于邂逅了朱自清筆下的荷塘月色。
雨打
“轟隆隆……”一聲驚雷,驅走了太陽,喚來了雲雨。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雨打夏荷,滴答聲裏涼了夏日所有的燥熱。荷塘被雨打濕,放眼望去朦朦胧胧中遠處荷花佳人依在,影影綽綽。荷花被風吹得站立不穩,眼看就要倒下,卻又萬幸地從新挺直過來。風雨中顯得格外堅強,與它外表柔弱的外面不同,它也是可用“铿锵”二字抒寫的。
荷花粉紅衣裳被雨水淋濕了,嬌美之態雖不及雍容華貴的牡丹,不比婀娜多姿的水仙,卻有另一幅與衆不同的清麗可人之味。真可謂“翠蓋佳人臨水立,檀粉不勻香汗濕”。
雨珠蹦跳著在碧葉上玩耍,一時滾在了一起,碧葉笑彎了腰,將它們一一送入荷塘中,與荷花們作伴,幾滴調皮的雨珠更是抓住碧葉不撒手,還招來更多的小夥伴。雨珠點綴著碧葉,一絲陽光偷偷透過雲彩,閃爍著的雨珠更似晶瑩剔透的珍珠。忽然“一陣風來碧浪翻,珍珠零落難收拾”,荷塘深處傳來一陣碧葉露珠的歡笑聲。
枯榭
夏風逐漸被秋風取代,荷塘失去了蟬鳴的歡愉,添了一縷蕭瑟。在夏天的最後日子裏,荷花也漸漸枯榭了。往日裏的魚兒們放慢了節奏,似是不願打擾荷花們正要入眠的寂靜。
這裏,那裏,一朵朵荷花美麗的粉色舞衣被醜陋的黃色一點點侵蝕,枝蔓也在悄無聲息地變得彎曲,一向美麗昂首的荷花一點一點地低下了頭。葉子緊緊包裹在了一起,像是女孩哭泣時捂住的雙手,它耷拉著頭。屏息凝神,你能聽見它在低聲抽泣,它也不願離開。碧葉也卷起了裙邊,殘碎的葉面訴說著將至的離別。魚兒來與她道別,風兒來與它告別。
秋風吹來了,你聽見了嗎?我聽見它說:“孩子啊,花開花謝是必然之事,不必爲此難過許久,夏天雖走了,可是來年的夏日依舊會來,到時的荷花會開得更美,它們現在只是累了,要去荷塘底下休息了,等來年,還會相見。”揮手辭別秋風,荷花們借著秋風,舞起最後一曲生命之舞。
曲終人散,花謝了,“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花兒們,來年再見。
……
我等待過,她的待放;
我震驚過,她的盛開;
我欣賞過,她的映日;
我感歎過;她的雨打;
我悲傷過,她的枯榭。
夏日賞荷花,處處香氣飄。誤闖仙女宮,醉人知多少

省城的黃昏下,校園裏熙熙攘攘的人群依舊隨這冬季肅穆的旋風沉浮著。夜幕即將落下,霓虹照常續著從未停息的喧嘩與騷動,至下一個黎明前稍許安歇。

剛從緊張備考的期末考試中解脫出來,突然又開始了悠閑自在的小學期,殊異甚大又無縫銜接的節奏讓我慌了陣形。

對腳下的土地我一直無法給自己定義一個怎樣固化的感覺。一段有節點的時光也許只有經過以後,才能以旁觀者的身份,將那些逝去的點點滴滴扭結成不與人知的感情,去牽引回憶往心版上尋覓准確的行落。所以在行進中的時光裏,只管靜觀花開花落,閑看雲卷雲舒,細細品味這花開幾回,雲歸何處。

深夜一個人呆坐在空無一人的教室,剛泡好的咖啡正散發著濃郁的焦香,耳機裏放著靈動而舒緩的爵士樂。我起身站在窗前,路上還剩余著少數三三兩兩結伴而行的身影。遠處的夜空因著雲朵的散射而被染成一片微紅,這煙火人間還在照常地運行,所有人不同的表情合成一個沒有表情的面孔。

這是小學期的最後一天,明天我將回家,回到原來出發時的港灣。

早上便上了火車,連日來的陰郁濕滯的天氣一夜間褪去,一路萬裏晴空相隨,明媚陽光開道,心情就像可樂裏遊弋出的氣泡般沖出瓶口開懷擁抱新鮮空氣。從車窗向外望去,在城市裏被屏蔽掉的青山綠水、鄉野小徑慢慢映入眼簾,繼而喚醒了在腦中闊別已久的鄉村知覺。我突然能體會到杜甫的那句“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每個人不管身在異鄉多久,家鄉都是心中萦繞不去的靈魂歸屬。

一百幾十公裏的路程不一會兒功夫便到家了,不巧父母都在上班,家裏沒人。下午閑著無聊,就騎車來到了西南方向一處山水相間的地方遊玩。

我們這處在長江沿岸,南邊是一些起伏和緩的低山丘陵,其中錯落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天然湖泊,並散落著幾處人煙稀少的村落。西南方向有一條水泥路縱貫山水,我以前經常來這裏遊玩。

我騎著車沿路行去,雖是冬季,但山間因四季常綠,蕭瑟于此並不顯見,再加上陽光的映襯更顯和煦與生機。山間的水泥路蜿蜒盤曲,常有“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跳躍和驚詫之感。以爲路盡村絕,哪知越過障目群山,又見一世外桃源;以爲窮覽湖泊,哪知峰回路轉,又現粼粼波光;以爲山外無山,哪知行到高處,又有異峰突起。有些地方是我第一次來,藍天白雲下,野鶴雲遊,白羊低徊,蜿蜒的群山此起彼伏,遒勁蒼翠的青松更顯靜穆與威嚴。我從未想過,一個看似普通的江南小鎮,若是行進縱深,欣閱全境,而美景不必千裏之外踏破鐵鞋苦苦尋覓,便近在咫尺于眼內鈎沉。

當然,景色再美,也美不過寒假的最高潮——春節。2015年的春節相比以往似乎年味兒更足了些,也許是家家戶戶貼的春聯更加金光閃閃了,也許是煙花爆竹燃放得更多了,也許是春晚的節目更精彩了些,或者……又或者是我的心境——在往輕松愉悅的方向塑造。

往年我會在好友的QQ空間裏留言送去新春祝福,作一首詩,將我和對方的名字穿插在詩句中,一顯真摯,二顯創新。但今年沒有,因爲不想再過多留戀和依賴社交媒體,也不想費太多功夫,只想在華筵散去後專注地看看春晚。

零點以後,喜迎新春的鞭炮聲便此起彼伏地響徹整個小鎮。我臥在床上難以入眠,想提綱挈領式地總結過去一年的悲歡得失,又難以摸清一條線索串起往日的點點滴滴,只覺得時光荏苒,人事已非;而未來的路正像這難以入眠的漫漫長夜,身處繁華喧囂的塵世,最明智的恐怕還是獨守這靜好歲月,品咂這一隅清歡。

又過了幾天,一個高中同學和我准備約在一起吃個飯。春節過後天空總是陰雨連綿,趁著斷雨零風的間隙我們在一家小酒館裏相遇了。前年高考之後我們便各奔天涯,直至今天見了面仍是格外親切。

他是當年我們學校高考的第一名,性格一向豪爽乃至狂放不羁,今天見了亦不減當年那般意氣風發的神態:他個子不高,挺著個啤酒肚,但行動麻利;皮膚黝黑,卻給人以陽光活力之感;黑框眼鏡裏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眉宇間似刀鋒般透著硬朗。其實我跟他接觸不過一年,但其爲人至今令我印象深刻。

我們點了幾盤菜和幾瓶啤酒,便相對坐著天南海北地大侃特侃。我發現雖然彼此學校不同,但走過的心路曆程卻如出一轍:有過剛開學後不久的茫然無措,有過期末考試前的臨時抱佛腳,有過爲考各種證書的全力拼搏,也有過現在的某種回歸和覺悟。

談到愛情,他卻是一副無奈自嘲的神情,無奈的是大學的愛情普遍如此廉價,分分合合如同兒戲,真誠也好,欺騙也罷,紅塵自有癡情種;自嘲的是自己不夠優秀,即便是缱绻多情,也只怕情深緣淺,空留悲切。他旋即反問了我,我只好淡然地笑著說:“從來不需要”……

聊了許久,杯酒散盡,酒館外的天空再次陰沉下來,我們依依不舍地作了別,說好來年再聚。

無論如何,家鄉的月夕花晨總是我疲倦後稍作安歇的溫馨港灣。就算人生的行程已近遲暮,定格在家鄉的這份情懷會再次令我暗香拂袖,心底生暖,再次無畏地啓程——因爲簡單,因爲質樸。

剩下的假期已經不多,我知道當表盤的指針窮盡這段時光後,百家樂試玩也得動身出發離開家鄉,而小鎮的故事依舊如風般未完待續……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