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zy7b2u"></form><ul id="zy7b2u"></ul><select id="zy7b2u"></select><dir id="zy7b2u"></dir>
        1. <font id="7bywzg"><table id="7bywzg"></table></font><center id="7bywzg"><strong id="7bywzg"></strong></center><font id="7bywzg"><address id="7bywzg"></address><ul id="7bywzg"></ul></font>
          <code id="7bywzg"><i id="7bywzg"></i><font id="7bywzg"></font><address id="7bywzg"></address><center id="7bywzg"></center><button id="7bywzg"></button></code><kbd id="7bywzg"><strike id="7bywzg"></strike><span id="7bywzg"></span></kbd><q id="7bywzg"><span id="7bywzg"></span><em id="7bywzg"></em><dl id="7bywzg"></dl><address id="7bywzg"></address><code id="7bywzg"></code></q><b id="7bywzg"><small id="7bywzg"></small><ul id="7bywzg"></ul><th id="7bywzg"></th><dfn id="7bywzg"></dfn><small id="7bywzg"></small></b><th id="7bywzg"><small id="7bywzg"></small><noframes id="7bywzg">

          站內公告

          HUC惠仲排名,等待

          • 新聞來源: 九遊手機網遊
          •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25日
          • 點擊量:1323

          再次將相思的情結,纏繞于指尖,停留在過去的路上,翻過記憶的扉頁,見證了那一場空虛的繁華。誰在夢裏哭,誰在夢外笑,又是誰,用朦胧的淚眼,心疼了時光裏的暗香。
              ——題記
              歲月在物轉星移中流逝,時光在季節變遷中蒼老,已是很久了,不敢去回想以前的點滴,總是害怕,想起了會流淚,想起了會哭泣,想起了,就會傷害無辜的雙眸。
              曾經,是誰在那一片多情的雨季裏,橫穿了寓意的流年,滴落在HUC惠仲排名的指尖,用一場不期而遇的相逢,泛起了那片久遠的記憶...輕輕的呼喚著未知的自然,微帶著一絲迷茫,細細的琢磨著光陰中的遺漏。
              隨著日子的一路走來,習慣了一個人的彷徨,看昨日的風景,留下了太多回憶的痕迹。
              如今,在我的世界裏,總是彌漫著蕭索的氣息,那往日的繁華,就在我不經意的刹那,悄悄地,悄悄地從我的指尖,帶著歡笑。淡出了我的視線。
              而那些回憶的痕迹,融入了微風細雨般的思念,緩緩的,流淌在午夜闌珊,枕著玫瑰的嬌豔,彌漫醉人的纏綿,多了一抹別離的憂傷。
              後知後覺,時光已穿過輪回的薄紗,我只是不懂,那多情的久遠,就該如何去定義。是否會留下一些線索,等到午夜的鍾聲敲響,再去品讀眼淚的味道?
              就在這惆怅的歲月裏,我走著,也呼喚著,沒有過多的言語,沒有過多的話題,只是,呼喚著時光省略的風景,爲了給蒼白的流年添一處些許的詩情與畫意。
              故事在時間的長廊裏穿梭,不知過了多久,我仿佛聽到曾經的呼喚又回到了耳旁,驚醒了早已不再澎湃的心海,譜寫著青春該有的張揚,如此的灑脫,如此的無畏。
              可是,思緒穿梭的太過于久遠。而讓該有的張揚,化爲了虛無缥缈,縱然明白。曾經的呼喚早已隨著曾經破碎了,只是幻想著那些呼喚,爲了支撐似乎無靈魂的身軀。
              白落梅說,如水的歲月,如水的光陰,原本該柔軟多情,而它卻偏生是一把鋒利的尖刀。削去我們的容顔,削去我們的青春,削去我們僅存的一點夢想,只留下殘缺零碎的記憶。這散亂無章的記憶,還能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故事嗎?
              在那時的時光裏,我還傻傻的以爲,用一場不期而遇的相逢,就能泛起期許的目光。當那昨夜的歡笑,留下人去樓空的悲涼時,漸漸的開始醒悟,殘缺零碎的記憶,再也拼不出完整的故事。
              也許很多時候,生命的記憶裏,總會有不舍的那一頁,常常在孤獨的時候,去緬懷初見的情感,眷戀初見的風景。只是,風景還是當年的風景,塵世依舊是當年的塵世。唯一少了的,是沒有了當年賞風景的那個人。
              風華,也不過是一指流沙,過眼的是雲煙,那些邂逅的相遇,又會蒼老了誰的流年?剪不斷的情懷,在每個安靜的角落裏,獨自黯然神傷。
              這一路,感觸的太多,感傷的也太多,當時光劃過,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在尋找記憶中熟悉又陌生的容顔,但是,結果總是令人失落,包含了無盡的相思淚。
              也許,當淚水落盡,才能放任時光的匆忙,歲月的無情,也許,到那個時候,記憶的前塵,才會成爲時光裏淡黃的畫卷,如此,那般…… 

             雖然已是黎明將至,放到往日,東方早已輕悄的泛起了微紅,但今夜很不逢時,天空陰霾沉暗,幾顆若隱若現的晚星也顯得那般滄桑無力,悲切的消失在驟起的濃霧中。此時,天空一片漆黑荒涼,只是不遠處幾聲斷續的雞鳴恰還有些天即放亮的征兆。
              一夜未睡的我,拖著疲困的身子,刻意揉搓了幾下熬夜導致模糊的雙眼,饒有興致的觀察著東方絲毫的變化。
              記憶裏,類似這樣的事兒不盡勝數,但從沒有今夜這種孤獨、無助,心情也一直是徘徊不定,整個臥室便顯得格外凝重起來,迷茫、無奈卻又夾雜著些許憤怒,隨即一種莫名的厭世感接踵而來,讓這個夜不得不顯得異常的無盡和硬朗。
              或許,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下才能影射出一個真正的我,在奔跑與安逸之間做出一個毅然的抉擇,否則我將災難般的陷入生命的漩渦,沒有任何的創造與突破,終止在最初那刻。而這個決斷,在無論哪個角度來錘定,都將會演變成一種責任,至少在一段時間內,在舍棄與追求之間你將孤零零的惆怅、彷徨。而事實上,我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經爲自己劃定了方向,以及方式和目標,只是有時會理性的懷疑那個方向的可行性,不免會有些意志消沉、垂頭喪氣,而對于方式和目標就更是顯得大惑甚迷了,我是那顆半夜隱歸的塵星呢,還是還是那彎靜谧的鐮月,那樣鎮定卻又如此高傲,神聖版的輕蹑著步履,任他明暗虧盈,依舊傲慢的飄梭在繁星之間。
              此時的天還未放亮,夜空仍然是渾濁不堪的狀態,而正因爲它的凝重,使本來複雜的心情變的更加的躊躇不安,這些年的旅途並未讓今天的我獲得一絲安慰,反而讓我再不願去面對那些蒼白的記憶,甚至是恐懼或憎恨。因爲在闖蕩的這些年裏,我沒有做到出類拔萃,沒有榮得親人與支持者的認可,大部分時間裏,我總愛在贏得了一點微弱的成績面前沾沾自喜,從而便高談闊論,傲慢愚蠢的紙上談兵,這不得不讓他們輕蔑這種無知,論定我已無藥可治。
              而今,當我皺起眉頭強制自己檢討的時候,結果卻讓我大吃一驚,性格的隨意和荒唐的處事方式等各種缺點像饑餓的狼群一樣,在瞄准獵物之後“轟”的一下蜂擁而至,我當然是無法承受的,但此時決心改頭換面的我對這種如此強勁的高壓卻顯得特別的從容不迫,雖有些強裝自然的因素,但不必太過計較了。我毫不客氣的把這份果敢看作成一場自我式革命,他的開始標示著昨天的覆滅,也可以說是日後我重整旗鼓的根基,毫無疑問,我是相當看重這次革命的。
              我不否認知識的力量,所以在這些閑暇的時間裏一直手不離卷,但我更堅信知識是唯一培養氣質和品性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內在力量,如今,雖然在百花齊放的各個行業裏或量才相對廣泛的社會環境中並沒有分外顯露出他的鋒刃。我很期望能在閱讀中完美自己,或以前人爲鑒,豐富虛空的大腦、擴展短淺的眼界,我想,這對于任何一位志在四方的年輕人是絕對正確和明智的。
              夜,還是黑的一塌糊塗,這篇短文不止一次的重複描寫此景,但我覺得並不矛盾,因爲它的沉重和我正是遙相呼應,恰恰共鳴。
              等待,我熱切呼喚的黎明,HUC惠仲排名並不會因你的姗姗來遲而心生怨恨,這個執迷不悟的傻子將永遠欣然以待。

          © 2019 昆山市公共自行車

          • 辦卡地址:
          • 1 . 公交便民服務中心(馬鞍山東路65號)
          • 2 . 昆山市昆太路530號祥和國際大廈6樓602室(公交12路美琦新村站)       服務電話 4001-086-919
          • 網站地圖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