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試機號|牧羊人

稿件來源:中華櫥櫃網 簽發時間:【2019年12月14日】
  • 少女心大媽婚外網戀一年被騙60多萬,"親密愛人"竟是自己女婿
  • 模特遭前男友毀容如今竟美成這樣,被強酸毀容失明卻完美逆襲
  • 山西拍賣首批省直機關公車 競拍熱烈無一流拍

  張三和李四殺了人,現在正在大山中玩命逃竄,一邊尋找老大獨眼龍,獨眼龍心狠手辣詭計多端,他也是沿著這條路線先行逃命的。
  一晃兩天過去了,兩人冷得直抖,更餓得前心貼後背,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就在這時發現前面有一小群羊,不多,一眼即可數出,整整十只,令兩只“餓狼”喜出望外的是,沒有牧羊人。
  就在這時一只特別肥大的羊竟不知好歹地主動迎了上來,嘴裏還一個勁地叫喚。張三和李四心說就是你了,當即雙雙撲上前,任憑這只肥羊拼命掙紮,還是被快刀割斷喉管,一命嗚呼。
  可就在兩人剝皮剖肚時意外發生了,這只肥羊的前腳趾上竟套著一只戒指,取下一看兩人大吃一驚:戒指見過,好像是……老大獨眼龍的。
  這是怎麽回事?管他哩,很可能是老大慌不擇路逃命時丟了,又恰好被這只羊給踩上套上了。
  不大工夫兩人幾乎吃光了一整只羊,正快活,有人怒吼起來,掉頭一看,不好,牧羊人來了,要命的是,牧羊人手中有槍。
  張三和李四像兔子一樣跳起,立即分頭逃竄,使張三高興的是,牧羊人追趕李四去了。
  張三沒頭蒼蠅似的亂跑起來,也不知跑了多久,忽然發現眼前赫然站著一人,不是別人,正是端著槍的牧羊人,真是冤家路窄啊!
  張三眼珠一轉,有主意了,當即可憐巴巴地說道:“先生,今晚試機號是個遊客,迷路了,你能帶我出山嗎?”
  不出所料,牧羊人果然上當了,顯然剛才倉促間他並沒有看清張三的嘴臉。牧羊人說:“當然可以了,對了,你冷嗎?我這還有一件羊皮襖。”
  正冷得不行的張三一見大喜,忙不叠地穿上羊皮襖,就在這時發現不對勁:牧羊人的身邊有羊慢慢聚攏來,可疑的是,這些羊整整十只。
  不對不對,先前十只羊被我們吃了一只,應是九只才對,怎麽還有十只?
  就在這時打頭的那只羊叫了起來,並且眼淚汪汪的,張三吃驚地一看,這雙眼睛太像……李四的眼睛了!
  不好,有詐!
  張三剛要動,來不及了,套在身上的羊皮襖突然收緊,緊得不可想象,骨頭差點被勒斷,氣都要喘不過來了,緊接著渾身發癢肌肉劇烈抽搐,張三疼得忍不住大叫,可從嘴裏發出的聲音是:咩、咩……
  張三驚恐萬狀地低頭一看,自個兒已不折不扣變成一只羊。
  這時牧羊人甩手一皮鞭狠狠抽在張三身上,怒罵道:“前天有一個凶神惡煞的獨眼龍被我收了,我剛高興多了一只羊,誰知竟被你們吃了,現在,你們算是補償今晚試機號罷!” 

 不知晝夜得度過,千百次的輪回,只爲看見那縷光,那破曉前的啼鳴。
——題記
刺骨的寒風卷起漫天的冰雪,吹得人臉生疼。一支小隊伍,就這樣行走于這冰天雪地之中,頂著風雪,慢慢前行。每一步的跨出都是那麽地艱難,寒風如不安分的精靈,不停地從衣服的縫隙間鑽入,使人不停打著哆嗦。雪橇犬在前方歡快地奔跑著,似是絲毫未察覺到主人們的不適。
這裏是格陵蘭島,而他們,是這唯一的巡邏隊,也是世界上唯一一支軍方狗拉雪橇巡邏隊——天狼星。
格裏恩慢慢地跟著大部隊行走著,臉已經被寒風刺得通紅,甚至已經失去了感覺。“阿嚏!”他打了一個噴嚏,打破了隊伍中的寂靜,衆人停下,回過身看了他一眼,便又向前行走。他們今天運氣很差,巡邏過程中雪橇因爲撞擊到一塊巨石而受損,這使得他們喪失了唯一的交通工具,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格裏恩。他可以說是隊伍裏年紀最小的隊員,也是最近幾個月才加入的,不免有些容易出差錯。這不,今天他在駕駛雪橇時想家了,一時太過入神,于是,就發生了這檔子事。雖然所有人都沒有怪他,他還是有些過意不去,就是因爲他,現在大家才只能步行了。
一路無言,在這樣的環境下,說話就是在浪費能量,讓自己體內熱量白白流失,因此絕不會有人這樣做。
夜晚,暖黃色的篝火照亮了衆人的臉,大家圍著一圈,熱著幹糧,借這點零星的熱量取暖。這裏的夜晚總是來得特別快,時間也長,而且這還不是冬天,要是冬天,溫度會更低,而且這裏是絕對見不到太陽的。
老兵包菲兒緩緩坐到格裏恩身邊,吃了一口熱乎乎的幹糧,拍了拍格裏恩的背“:怎麽,小夥子,想家啦?今天狀態不太好啊。”格裏恩臉立馬紅的像一個蘋果,在篝火的照耀下紅得更甚,支支吾吾地道“:有點,不小心,走神了,對——對不起。”包菲兒笑了笑“:這有什麽不好意思啊,這裏哪個人不是那樣過來的?你去問問,哪個人剛來的時候不想家的,你們說,是不是啊?”包菲兒擡起頭向周圍的人問道,大夥此時也都臉紅了起來,默默點了點頭,原本幾個還對格裏恩心存不滿的隊員此時也想明白了,這有什麽?
格裏恩見此笑了笑,默默地啃了口幹糧,擡頭望向天空,便是絢麗的極光。他們那可是高緯度地區,每天晚上都看得到極光的。
他相信,他定能慢慢做好工作,如同那浴火重生的鳳凰,發出一聲高貴的啼鳴,帶著那無邊的光亮,劃破這漆黑的夜空。光——破曉前的啼鳴! 

2001